忍者ブログ

oxfe

在時間去過的地方打下印痕

入秋,一切興興繁榮似乎著了魔般一一變調——已讓寄生蟲有可乘之機的葉子;讓夏可以消退的涼;讓知了可以閉嘴的風;讓煩躁可以乘涼的心都在顯示自然生命的輪回。這樣的季,稻穗在低頭,果實在累累。
收穫,是喜慶的……每到這個季節,農民總可以逐笑開顏!
入秋,院子裏的藤蔓在漸漸失去色彩,疲倦地停止生命朝陽的氣息,就連剛接的小瓜都變了樣,不再稱托!
我家有幾顆藤,這些藤一直伴隨我們每個季節,它們給予我的是朝陽,是夕陽,是生命的一整個過程!
院子裏,每年最早發芽的總是陽瓜,它可以嗅到初春第一縷風的味道,剛露尖角的那一刻,沉睡的大地還似有非有的玩弄著睡意。慢慢……風開始有暖,光開始開始有熱,大地開始復蘇,它的枝丫開始蔓延,又一輪生命慢慢綻放。
剛記事的時候我家後院還沒有圍牆,我跟哥哥姐姐可以整天呆在後院邊的墳地裏找地泡,玩耍。我們的童年離不開嘻嘻的墳地和周邊開闊的田野,離不開編草帽和打將軍的藤草,離不開遠眺漫綠的白臘山。
一年年,藤蔓在減少,我們嘻嘻的地方在無意間消減,沒有開闊的前方,沒有兒時醬油泡玉米飯的味道,也沒有到處追逐逃出豬圈的發狂般奔跑地小豬的慌忙。我們是幸福的,可以經歷那一幕幕原始的土和天融合的場景。
不知從何開始,學業的負擔讓我們無暇顧及周遭的一切,心裏的土和天被學業和懵懂的心擠壓,等回頭時只剩下圍牆裏面的陽瓜藤和黃瓜藤。
記得我拋下外面所有疲憊回家那年,家裏的陽瓜沒結幾個,我總跟母親說,要吃酸辣子炒陽瓜絲。每次吃完後總會鮮鮮地來一個黃瓜,那愜意,小時候都沒有體驗過。
家,給我抵禦暴風雨的勇氣,回家那年我二十九,我想我即使種地,也可以精彩,但悲傷的是我創業的夢不再有燎原的半點星火燃燃。但我可以日出而作日落而歸,閑時釣釣魚,伐時玩玩琴,感時寫寫小筆,認生活悠然自得。
自然賦予萬物該有的生命,在這僅有的生命過程中,你要做什麼也好像早有定數,就像陽瓜要發芽,生長,開花,結果,枯萎一樣,人也逃不脫這早有的既定規則。我該成家,該立業,該怎麼怎麼樣……該考上崗,該把我一直不願用心做的東西拿出來翻疊,重新一點一點將遺落的抓不住的加倍挽回。生活呀!就是一個不斷反轉的戲劇,你曾經的不願意,時間會在不輕易間讓你加倍償還,也會時時向你索取。我在償還,好在時間不是太晚。
來年我在備考上崗,每休息的時候,我總會掐著腰,細細觀察陽瓜苗,看它發的葉,看它串的藤,看它一步步粗壯堅實,看它為一整個生命蓄力,我是體會不到它的艱辛的。它在為生命做著牢不可退的堅持,我呢,只是翹首企盼第一個,第二個陽瓜的到來。萬物都一樣,現在的我顯然在為我之前必須要蓄的而沒有蓄的力加倍努力,償還給時間。它是我再不能拖遝的坎……
三十歲,是應該結果的年紀——我沒有果,只有一朵休憩的花,更可怕的是只我孤芳自賞。
人說,不斷努力,只為遇見更好的你。現在,我沒有遇見你,卻遇見了卑微的自己。是的,我在驗證以前,在驗證加倍償還給時間的現在,償還走不穩路的自己,償還曾經的不切實際,償還之前沒有方向的追逐!
我定會用一年時間集養,一年時間繁枝,一年時間開花,一年時間結果,相信總有一天我的藤可以張揚樹立於一整個生命的過程。不求燦爛榮耀,只想讓生命得以完整詮釋。
經歷一遭的青春,一遭的成長,總會有一遭可在茶餘飯後津津樂道。那時,我可以拍著胸脯說我鍛煉了,三十歲開始的,一朝之時曆過了幾十年,現在還可以看見滿肚子腹肌的紋痕;我可以拿著曾經安心入眠;可以牽著老伴慢慢踱步,陪她看夕陽西下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